,不分离(很爱很爱你续)

指南真

四年过去了.P已经毕业,在一家网络公司做工程师.一次去美国洛杉矶公出,偶然路过十三妹刚到美国时的公寓.现在那里却变成了一个小旅馆,P很不解.记得当年十三妹说她住的公寓6层高,怎么只剩3层了?美国的房地产业真的如此发达?

P走进旁边一间便利店,这正是当年那家中餐馆儿.P买了一罐可乐,和店员聊了起来.店员是个中国人,见到中国人当然很亲热.P问公寓的事.

店员说: “,那幢的公寓呀,几年前就拆了.我们这间便利店以前是家中餐馆,那年发生了意外,液化气泄漏,造成大爆炸.还连累了那幢公寓楼,炸掉了半面墙.墙坏的那个房间里住的是刚从中国大陆来的一家三口,女儿正是花季,却因为这次事故失聪了.”

后来呢?”P听到这儿,心里突然很紧张,就像是马上要发生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一样.

后来,他们全家就搬走了,去了哪儿我也不清楚.” “这是哪一年的事情?”

……五年前,没错儿.”那正是十三妹来美国的时间,P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

你还记得那个女孩儿的名字么?”

店员转过头问他旁边的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想了想说: “好像叫 小茜’.”

”,P手中的半罐可乐掉在了地上,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店门.

小茜,你在哪里……”漫无目的地游荡在美国的大街上,嘈杂的人声和汽车的轰鸣使大P的心里更加烦躁.往日喜欢聒噪的大P,此时就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理清头绪.

她搬家后一直没有告诉我她的电话号码,因为就算我给她打电话也没有意义,她已经听不见了;录在磁带上音乐会总少了一大段,是因为……是因为……按键弹起的声音太小!那次辩论会上我看见的就是小茜!”P双手使劲儿地抓着头发,任凭泪水在脸颊上滑落.

我怎么这样大意,她几次三番托辞不告诉我电话号码和住址,我就应该想到有不对的地方.世界上长得像的人是很多,但那种感觉对陌生人怎么会有呢?我真该死,当时只一味地注重自己的感受,却不知道小茜在承受着多么大的痛苦!

 虽然我早已与女友分手,也向小茜表达过心意.但小茜一直不肯答应我,而且这几年来总躲着不肯见我.她说只有在我举行婚礼的时候她才会出现.举行婚礼……举行婚礼……”P抬起头,慢慢站起来,脸上的泪痕已干,眼中似是闪动过一丝光芒.P理了理头发,回到住处收拾文件.

945,机场.一架中国北方航空公司的波音747客机在经过长距离的滑行后,离开跑道,越升越高,最后消失在往北京去的方向……

小茜回北京后,到一间聋哑学校教手语.父母本不同意她这样做,他们说,有助听器,你也和常人一样,不要自卑.小茜说,爸妈你们放心,我这样做是因为我已经体会到了听不到声音是多么的痛苦,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让更多的聋哑孩子知道,这个世界其实是很美好的.我会好好地活下去,为了你们,为了我自己,也为了……P.当然,后面的话小茜并没有说出来.

小茜把心态调整得很好,她认为,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和他在一起,而且现在她也有了自己的 事业”.直到大约半年后的一天……

像往常一样,晚饭后,小茜坐在电脑前查看邮件.有三封,其中两封是某某公司的广告,小茜看也没看就把它们删掉了,第三封是大P写来的.

这家伙,好长时间没给我写信了,一定是天天围着女朋友转.”

信不是很长,称呼变成了小茜.

 以前一直是叫 十三妹,怎么突然正式起来了?怪怪的.”小茜很不理解地往下看.

小茜:

这样称呼你很意外吧.交往这么长时间了,几乎没叫过你的名字.

真不知该从何说起……我和女朋友分手了,有一个月了吧.原因嘛,我跟你说过的,我总感觉跟她不能很自由地沟通.她是个好女孩,我承认,别人也很看好我们两个.可是……可是……我不能欺骗自己,更不能欺骗她.我曾经想过很多方法解决这个问题,一直没成功,我很苦恼.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明白了症结在哪里——在我的潜意识里,我已经不把你当 哥们儿.我自己都有点儿不敢相信,但这是真的.

当我想通之后,过了一段时间,便很冷静地和女朋友提出了分手.当然,我没有隐瞒什么.又过了一段时间才给你写这封信.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感受,不想给你增加负担.

好啦,就到这里吧.

保重

                                        P

                                   225

看完信,小茜很惊讶, “P和女友分手了,他们俩真的很般配”,她也一直在想,“他这是在暗示什么吗?他到底想说什么?也许是我多心, 我要看看他往后会怎么样.”小茜想使自己尽量保持冷静,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原本已平静的心,如今又掀起了涟漪.

接下来的日子,P的邮件比以前频繁了起来,而且总是提起高三时的往事.

你还记得么?那一次上英文课,老师让每人即兴写篇小短文,要大家随便写,然后同桌交换朗读,同时英译汉.我知道,又一个可以捉弄你的机会到了.我写的是<<我的太阳>>——<<My Sun>>,故意将 “sun”写成 “son”.老师叫你翻译我的短文,当你大声地念出 我的儿子,全班先是一阵寂静,继而哄堂大笑——同学们都知道, <<我的太阳>>是我的保留曲目,这一定又是我搞的恶作剧.事后,老师罚我擦一周的黑板……

你还记得么?那年的除夕,你要我陪你看雪.我问你会下雪么,你说根据天气预报,有大雪.你对我讲过,你很喜欢下雪,大雪,特别是没有风的时候,站在雪中,让晶莹的雪花轻轻地落在头上,落在脸上,落在身上.你说那个时刻周围是那样的宁静,没有一点声音,你能感觉到自己与大自然融为了一体.我也想体会一下那样的诗情画意,于是陪你等啊等.结果那天——根本没下雪,害得我陪你等了一晚上,差点儿感冒……

你还记得么?那个午后的自习课,我们俩偷偷跑了出去.坐在操场的长凳上,很长时间,你只说了一句话 我好想在高三呆一辈子’……”

……

这一切,小茜怎么会忘记呢?她还记得,P管自己叫 十三妹是因为他查过字典, “字是十三划……同时她也很感动,看大P平时嘻嘻哈哈的,原来这些事情他一直都记得.这样的来信持续了三、四个月.

今天是小茜的生日,这是小茜失聪后的第二个生日.爸妈为小茜准备了丰盛的晚饭.之后,小茜又来到了电脑前.去年大P寄来的电子贺卡依然保存着,那是大P亲手制做的,还有动听的音乐……

有两个邮件,都是大P.一张贺卡,一封信.

贺卡做得简洁,但很漂亮,花丛中两只蝴蝶翻飞起舞.还有一段话: “让我化成蝶 /我的心永不后悔/岁岁月月双宿双飞/让我化成蝶/跟随你舞在天地之间/不管沧海桑田/与你相守直到永远”.

看到这里,小茜已经心跳加速了,不知信中又写了什么,她做了一次深呼吸,打开了信.

小茜:

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高中时为何我们那样谈得来.因为我们俩本就一模一样——简单直接、毫无避讳.

和你在一起,取得成绩我也不会得意忘形,因为你会让我知道我是谁.

我已经习惯了和你在一起的感觉,轻松、自由、无拘无束.你给了我一个世界.

与其他女孩子相处的时候,我总是下意识地寻找什么.几个月前我才明白,我是想从她们身上找到你的影子.

小茜,我喜欢你,我清楚你也喜欢我.不知道现在说这句话还晚不晚,小茜,做我的女朋友,好么?”

就是这样几句话,小茜却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泪水,那也是幸福的泪水.

我想和他在一起,一直都想.现在不是机会么?我那么地在意他,时刻牵挂着他.我和他在一起有错么?”此时的小茜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大P也是喜欢自己的,难过的是自己目前的状况……

P,我也很想和你在一起,一直都想.可是我……可是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你会选择一个听不见声音的人做女朋友么?就算你愿意,我也不希望破坏自己在你心中的形象.P,对不起.”

多情自古伤离别”.对和自己两情相悦、彼此爱慕的人说 ”,是否比离别还要痛苦呢?

一周后,小茜违心地给大P回了信.

P:  

你这个家伙,这段时间你的信总是怪怪的,让我莫名其妙.这次更甚,又是蝴蝶,又是喜欢的.看了差点儿把我乐死,不过也挺感动的,要换别的女孩儿,没准儿就答应了.可是,我们是哥们儿,怎么可以 谈情说爱?

我是喜欢你,可不是那种感觉.你知道么,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会心跳加速的.我和你在一起,心跳都快停止了——太熟了!

现在你的首要任务就是完成学业,体会过恋爱的滋味了,也该收收心了.我呢,也已经有了自己的 事业’.最近,你总是要我的电话,甚至想和我见面!我不告诉你当然有我的原因,好吧,我答应你,在你的结婚典礼上,你会见到我,我相信,那天你一定是最帅气的.

是的,我还是单身,我可不急,年轻人嘛,事业为重.

好啦,针对你提出的尖锐的问题,我想说——我对你没感觉.太直接了吧,我们这么熟,我知道你不会怪我.遇到中意的女孩儿,再施展我教你的 法术,以后不准再对我提起喽!

我可没开玩笑,你要是还说一些肉麻的话,哥们儿——没的做.   

                                    十三妹

66

就这样,小茜拒绝了大P.P却没有放弃,依然我行我素,几天一封信,有时就一句话: “和我在一起”.

两年过去了.这两年里,小茜又让更多的孩子获得了与世界沟通的能力.P的信一直没有断,生日贺卡也准时寄到.有好几次,小茜几乎要将真相说出了,但最终还是没有.

后来,P的信少了,内容则更多地是感情之外的其它东西.有一天,小茜打开了大P的来信.

小茜:

这是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

有缘无份,这正是你我之间的情形吧.我很难过,此时此刻,我的胸口压抑得要命,我的心很疼.

你一直没有答应我,我不怪你.现在我才明白,这种事情勉强不来.这段时间,我愈发了解了感情这种东西.它也是很现实的,一厢情愿是多么的愚蠢.

好啦,我接受你的 拒绝’.我会将对你的感情放在心底,我要做一只坚固的保险箱把它锁起来.我还要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也许不会再有第二个女孩儿能让我为她付出这么多.还记得么?当年送你去美国,我对你说别得意,搞不好折腾几年还是我们俩’.那时,我是半开玩笑的,现在,它只能是我心中的梦了.

经过这次 洗礼’,我也称得上是 情场高手.放心,对感情,我不会心灰意冷.有好女孩儿,我照样去追,当然,如果觉得人家对我确实没意思,我将立马收兵.

就这样吧,以后常联系,咱们还是哥们儿嘛!

保重

                                     P

                                   44

就这样完了?悲伤,失落.小茜不知道自己做得到底对不对.

我们还是哥们儿,我还没有失去他.”那晚,小茜哭了整整一夜……

转眼,P毕业了,进了一家著名网络公司做工程师.虽然这次事件确实使他感到有些疲惫,虽然嘴上说放弃了,但心里依然记挂着小茜.

工作虽紧张,却很充实.由于能力突出,P很受高层的重视.周围也不乏优秀女性,有几个还主动向大P表白心意,可大P始终无动于衷.

和小茜的通信已经跟感情毫不沾边儿.又像是回到高三的时候,两个人互相嘲弄、天南海北地胡侃.但是,时光真的可以倒流么?发生过的事真的可以一抹了之么?

高层派大P到美国与一家网络集团公司洽谈业务,他没有告诉小茜他是去洛杉矶.他不知道,这一去,将是他人生的转折点……

P回到北京,就像没有发生任何事.过了一个月,P给小茜发了一封邮件.

十三妹:

我已公出回国.如今,我可以说是爱情、事业双丰收.有件事一直没告诉你,我交了一个女朋友,定于今年718日结婚,上午9.你说过的,一定会来,我等你哟.穿漂亮些,那次你给我的电子照片上那件白色长裙就不错.

一定要记住日期,地点定好后通知你.

                                       P

                                   520

终于结婚了,我该为他高兴才对.可是,我怎么高兴得起来呢?718……718日……是我生日那天,怎么这么巧?”

不是巧合,P特意选的这一天……

很快就到了大P结婚那天.小茜穿上了大P说的那件白色长裙,纯净而脱俗.

小茜打的来到大P通知的地点,这是一间小教堂,地处郊区,周围很静. “怎么没人哪?时间也不早了,地方也没错呀?”小茜很意外.

这时,从教堂里出来一个人,那走路的姿势很熟悉. “是大P!”小茜走下计程车的时候,P一眼就认出了她.P一直注视着小茜,来到跟前,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像是要从对方的脸上找出点儿什么似的.

你瘦了,”还是大P先开了口, “这些年过得好么?”

干嘛呀你?咱们不是经常通信么?”小茜努力地使自己激动的心情平静下来, “,新娘子呢?”小茜若无其事地往旁边走了几步,四处张望,像是在找人的样子.

她已经来了.”

来了?在哪儿?我怎么看不见?”小茜觉得大P今天很奇怪.小茜回过头,P还在看着自己,目光是那样的温柔,小茜的心里一动.

上次出差,我去了洛杉矶.”小茜再一次紧张起来,莫非……不会这么巧.

?那里现在什么样?跟我说说.”小茜尽量装出好奇的样子.

我在街上闲逛,偶然路过你刚去美国时住的公寓.”

公寓?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走到那儿去?”当年的一幕又在眼前浮现,小茜下意识地转过头,她不敢再看大P的眼睛.

,那幢公寓呀,我和家人没住几天就搬走了……哎,都几点了,怎么参加婚礼的人一个没来,你不会就通知我一个吧?”小茜想马上换个话题,如果再说下去,后果她自己都不敢想.可是,看起来大P并没有想要说点儿别的.

公寓早没了,你刚去那年,它隔壁的餐馆儿发生事故,连累了这幢公寓.一个女孩子也因此受了伤……

小茜真的不敢再往下听了,她打断了大P的话, “可能你的婚礼还没准备好,我先走了.”说着,就想往路边走.

P一把抓住了小茜的胳膊,小茜挣扎,却没有用.今天,P没有像当年那样总让着小茜.

小茜……小茜……我都知道了!”小茜不再动了,瞒了这么多年,本以为就这样过去了,可如今……这就是天意吧?此时的小茜,脑子里一片空白.

P站在小茜的面前,双手扶着她的肩膀.柔声地说到: “我已经知道了一切,这些年让你受苦了.”小茜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肩膀微微地颤抖着.

我那么麻木、愚蠢,只顾着自己,从来没为你考虑过.”

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小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失声痛哭起来,她想让泪水把这些年的委屈统统带走.P轻轻地将小茜搂在怀里,就这样两人一动不动地站着.

过了很长时间,小茜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小茜离开大P的怀抱,泪眼婆娑地看着大P,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一切,你想怎么办?”

我要你嫁给我,做我的新娘!”P的态度坚决.

可是我……我已经……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介意.”

P为小茜擦去脸上的泪水,温柔地抚摸着小茜的长发.然后,他将手伸到小茜的耳鬓,取下了助听器!

小茜吓了一跳,她不知道大P要做什么.但她没有动,因为大P的眼睛告诉她,他绝不会伤害她.

P向后退了一步,双手抬在胸前,慢慢地比划着……接着,P深情地注视着小茜,说出了三个字: “我爱你!”

小茜看见了么,是的,她当然看见了.那个手势,是她最先学会的,最先教给孩子们的,也是她每天在梦中对大P打的手势——我爱你!小茜听到了么,她当然也听到了,她是用心听到的!

婚礼没有乐队,没有嘉宾,也没有彩车.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能画出一个完整的圆,难倒不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