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4号

作者:猫猫

我相信太阳 尽管他不照耀
我相信爱 尽管我感觉不到
我相信上帝 尽管他默然无语

这是他留给我最后的印象,相信太阳,相信爱,相信上帝......
第一次看到宇是在放学后的校门口,我推着车,懒懒地和婕评论着数学老师差劲的调侃,一声"你终于出来了,我等你好久了!"让我狂笑的表情僵在脸上,还没等我抬头张望,婕就已经找到了声源,待我也把目光投过去,才发现原来说话的是个很帅气的男生.175左右的身高,白皙的皮肤,还带有曾经在谁脸上看到过的酷酷的表情.

我没有上前,却听到他很嚣张地对婕说"哎,你很不守时哦!",再看看婕像个犯错误的孩子似的乖乖地"低头伏法",就知道他一定....."婕真不老实,看我明天收拾她!"静忿忿地说着,拉着我先走了.

第二天,静就迫不及待去审问婕,自然的,我就成了陪审.

"嘿嘿"先是一阵阴笑(静的开场白)"婕,有那么帅的男朋友怎么还保密啊??"

"啊?我没有啊"

"还不承认啊,昨天是谁呢??"

"是..."

"不用解释了,解释等于掩饰!"

"不是啦,是我哥!"

"啊.....不会吧??晕!!"

"是啊,"婕继续说着"他叫宇,是我哥,因为家里有点麻烦,所以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哥哥会每天接我放学."

"哦,是这样."我喃喃自语.

事实正如婕的话,接下来的1个月宇每天都在我们放学前就等在学校门口,我和婕同路,所以和宇也渐渐熟了,互换QQ号以后,在网上我和他天南地北地聊,从婕到我们班,再到乒乓球(宇和婕都是乒乓球高手),从友谊到爱情.尽管这样,我还是觉得我和他格格不入.他相信太阳,而我喜欢听下雨的声音;他相信爱,而我或许早已经看淡了悲欢离合;他相信上帝,而我呢,确是典型的无神论者.彼此的差异让我觉得甚至和他连当朋友都不是很现实,因为大多数的朋友都是建立在志同道合的基础上的嘛.

后来就是期末,学习开始紧张.一天中午,我和婕正在血战午餐,她忽然莫名其妙的说:"杨,或许你会成为我的嫂子......"

"啊!?什么哦?开玩笑!"

"好,玩笑,玩笑而已...."

事实上,我真的把婕的话当成一个"玩笑".

某天放学回家后,我习惯性地蜷在沙发上休息.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后......"喂,哪位?"

"我!"

"谁啊?"

"恩...宇."

"哦,是你啊,有事吗??"

"有....."(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得知是宇的时候就仿佛知道会发生什么)

一阵沉默后,他轻声说"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就是这么直白,我就成了他的第N号女朋友.

期末考试后的寒假,我几乎是和宇度过的,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很快乐,应该说是很惬意,因为他是个很懂逗人开心的人,虽然有时候的笑话还是很冷啦.

宇是个很细心的人,总能发现街上不合时宜的人和事,然后经过他的一番描述和形容,虽然有点面目全非,却总让我笑得很厉害,这时他会教育我"小女子要笑不露齿".

宇不是大男子主义者,完全尊重女权. 第一次和宇出去,他掏出香烟,问我"讨厌男生抽烟吗?"

"我自己都会,你觉得呢??"

他的表情有点惊异,但很快又问我"你要不要??"

我当时差点晕了,"好象男生都不会同意女朋友抽烟的吧?"

"啊!?我不会啊,这个是个人的自由,只是女生还是注重健康些好!我希望你不要抽烟,但是不会干涉你......"

他的宽容让我觉得很自由,我不是喜欢束缚感情的人,每天电话的嘘寒问暖让我觉得是对彼此的管束而不是关注,宇对待我的方式只是希望,一点没有要我为他改变的意思.这让我很自由.

我们也从来不吵架,我总是很迁就他,因为我认为整天为了油盐酱醋茶而喋喋不休简直是浪费时间.所以宇经常我在他面前乖的像只猫,总叫我猫猫,但是宇常说觉得他不了解我,感觉我们距离很远.我就总是说,距离产生美.

宇的乒乓球打的很不错,要不是因为读书,他或许现在应该在省队集训.但他的成绩的确让我不敢恭维.除了语文.

有一次,我一边和他打电话,一边写作文,题目是<锦江大桥>(当时刚开始学习写说明文).我因为对桥不熟悉所以写不下去,放下笔心不在焉地听他有一句无一句地闲聊(难得我那天心情好)他却问我"你不是写作文吗?快写啊." "写不出来,没得内容!"什么题目".......当他晓得情况后,就说"我念,你写."我当时有够惊讶的,但是还是记了下来,等我放下电话,已经12点了.

虽然有点纵容,有点欺骗,却让我意识到不管遇到什么事,他都会挡在我前面,帮我解决.后来他告诉我,那天的电话是他在他家楼下打的,晚上回去又被他妈关在门外,1点才进门......1月的冬天很冷很冷.

电影院或许是我们最常去的地方,那段时间,似乎所有的电影都被我一一看完了.等电影的时候,我们常常逛周围的饰品店,而每次他总会买些小礼物给我,像是一罐千纸鹤,手表,或是发夹.但这一次却不同,他买了一个棕色的小熊给我,我问他干吗买这个,他说:"晚上你可以抱着它睡觉啊,就像抱着我一样,嘿嘿!"

"我才不要呢,干吗要抱着你睡觉啊."虽然嘴上刁蛮,但心里还是很甜很甜.

开学后,学习真的很紧张,虽然我还是漫不经心,虽然我还是无所顾忌.但是繁忙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我的漫不经心仅限于在课外不给自己增加负担,但课内的忙碌已经充斥着我的世界.

而宇,仿佛很理解我却又显得无法接受我的冷落,他很矛盾,不知道是不是该在这个时候提醒我他的存在.他找到了静.试图通过好朋友的劝说改变我们之间的关系.

静一开口我就明白了.静是个大咧咧的女生,说话做事直来直往,性格直率,耿直,和我是死党.只是对学习没有一点兴趣,成绩也是不敢恭维的那种.对于准备中考,根本就是浪费时间.但她似乎毫不在意.至于能否上高中,她绝对能一笑置之.

那天,静小心翼翼地说"杨,你和宇....."(单纯的女生,一点开场白都没有)"最近怎么样?"

"什么时候想起关心我啦?很好啊,怎么了?"我一向觉得可以解决自己的问题。

"哦,没什么,只是关心."静没有再说下去。

"关心我还是关心他呢?恩?"我却开起了她的玩笑.

谁知静一下没了语言,脸刷地红了......起初我只当是玩笑.

渐渐地,我发现我和宇在一起真的很勉强。我想结束。静想把宇的想法告诉我,但是混乱的我什么都不想知道。只觉得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 好久没有上网了,这个周末一起去吧?"婕提议道.

"恩"我应和着.真的是好久没有看到网络上的东西了,有点想念了."

说到网络,我想起了宇,是该时候了,我想该结束了.......打开久违的QQ号,宇发来好多留言,说了很多,大多是希望我不要离开他(仿佛他已经预知了什么),但是我已经决定了,决定不再伤害他.我写下了这样的留言:

宇:

我不知道我现在该说什么,但我知道我不能再接受你的爱了,因为就像你说的,你不了解我,距离无法避免地产生,我曾经天真的以为,我可以把距离保持在美丽的范围,但是现在的情况却让我不得不相信,我们的爱已经不再美丽,再继续,留给彼此的只有伤痕,所以,就在这说再见吧,珍重......

猫猫

发出信息,我舒了一口气,结束了,对吗??谁知他QQ的头像突然亮起来,他上线了!我来不及隐身他的问候就已经传了过来:

"你来啦?"

"恩....."接下来一阵沉默,我知道,他一定在看我的留言.

头像再次跳起来:"你在哪?我马上过来!"

我想,或许真的该当面说清楚.

10分钟后,我见到了久违的宇,他给我的感觉一点没变,只是瘦了.

他看着我,苦笑一声,问我:"是真的吗?"

"是..."

"我想到现在为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只是,我想问你,你到底有没有真的喜欢过我??"

"这个问题好尖锐..."我搪塞着.

"回答我!"这近乎咆哮的声音让我震撼,这是他第一次对我发脾气.在繁华的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的这一声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很多人都投来疑惑的眼神,让我不知所措.

我感觉到了时间的冻结,感觉到了大脑的空白,感觉到了他的急切和我的惶恐.我试着想象我回答"有"或者"没有"的后果,突然一个闪念,我既然决定放弃,为什么要给他希望??快刀斩乱麻比分分和和更符合我的性格.

"没有!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

"为什么?"他的声音开始让我心疼.

"没有原因"我说地很平静.

"再见!"我转身离开,却在心里轻轻地说"对不起!"可惜这一句他没听到.....

后来的日子很平静,QQ号上没有他的跳动,电话也安静了许多,婕家里的麻烦也烟消云散,宇没有再来过学校.我想:一切都结束了.只是静会有意无意地提起宇,还会说起他的爱,还有他的恨.

萍是宇的前任女朋友.有次,静又说起了宇.萍无意听到,把我拉到一边,对我说"杨,知道吗?你和宇分手后,他找过我,样子很颓废,反复追问我你是不是无情无意的人."

"哦,然后呢?"我问.

"我当然说不是,因为我知道你的心不在他的身上."

是的,萍说的很对,我的心在哪里?反正不在宇身上.我跑开了.身后,只听到萍的呼喊"他说他恨你!......"

我知道,他恨我......我一开始就知道.恨我的那句"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我想这虽然无关对错,但是我始终无法对自己诚实.对于好朋友的询问,我也用没感觉概括.

又很长时间没上网了,打开QQ,宇在线上.我主动说:

"嗨!"

"好"他回得很快.

"最近好吗?"我问.

"还好."

"又有女朋友了?"我想开玩笑,虽然我也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恩"

他的回答使我震惊,但我不得不承认宇真的是个不错的男孩,喜欢他的女生应该不少.我僵硬地说"哦,她很漂 亮吧?"

"恩"

"拜拜"我匆忙下了线,不想再谈下去.

我开始不那么自责,看来他已经忘了我们的曾经了.

时间飞逝,一转眼到了会考的时候,生物地理都要结业了.忙碌的我更加忙碌起来,在充斥着书本和教条了世界里.倒是静,无心复习,无心应考,上课时总是望着窗外笑,有时也会若有所思......我觉得这仿佛预示着什么,但是我什么也没说.

"明天就要考试了......"雯(也是我的好友)说.

"恩...好啊,考完就可以放假了!"我安慰着雯.

今天是考试前的最后一天,大家都在家休息,复习.我在雯家和她一起复习.电话响了,雯去接的.

"好,杨!静找你!"

"怎么打到这来了?"我自语着.

"喂,你怎么打到雯这儿来了?"我疑惑着.

"你快来2医院,我有急事!" 静没有回答,只是很紧急地撂下这么一句.

"什么事嘛?我现在在复习,明天考试啦!"我推辞着.

"快点!一定要过来,婕和萍马上就来!"静的声音在颤抖.

"哦,好!我就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婕和萍会去.但我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放下电话,忐忑不安.

一阵飞奔,到了医院门口.看到静很着急很紧张地在门口走来走去.我冲过去,问道:

"什么事?"

"宇....他...."静断断续续地说.

"宇?他怎么了??"我惊讶地说.

"我,茜(静的妹妹)还有宇去游泳,然后他....溺水...然后..."

"现在怎样??"

"还在抢救,但是医生说可能不行了....."静开始哭.

"走,我们进去看看"我想往里面冲.

"不要,我怕.....婕他们来了!"

婕,萍下了出租车,和我们一起进了医院.走进急诊间,我的感觉阴森森的,我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

"请问,刚才那个溺水的男孩在哪里??"婕询问一个护士.

"哦,已经死了,往这边走,后面是太平间....."护士平静地说.

"哥!!!"婕撕声裂肺的喊叫让我相信事实的真实性.静呼地一下倒在地上,我急忙蹲下扶住她.萍则拉住婕.虽然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但我仍然提醒自己要镇静.

通往太平间的路好长哦,还要穿过一条街,6月的太阳好毒,晒的人睁不开眼睛,汗水从额头滑到下巴,对啊,只是汗水,而泪水,在哪??

再一次看到宇,他已经安静地躺在我面前了,苍白的嘴唇,紧闭的双目,头发湿漉漉的.忽然,我想起了<2月14号>:

天是灰的,眼睛红了,你离我一公尺,却看不见我,你说恨我,我听见了,可是怎么了你,不再讲话了.

回家以后,我反复放着这首歌,一遍一遍地听着萧淑慎凄凉的歌声:我的事情,你最记得,可是那时候我,并不想听呢.有些爱情,也太毒了,我比谁都清楚,可恶的是我,你好好睡,请把我忘了........

歌声中,我趴在复习资料上睡着了....泪水湿了一页.

再次醒来我已躺在床上,精神不好,觉得昨天发生的一切仿佛都像梦一样,不敢相信,不,应该是不愿意相信.

走进考场,脑袋一片空白.我有个毛病:很想一个人的时候,会不记得他长什么样.所以即使很想宇,脑海还是没有任何画面.或许这就算是轻装上阵吧,我的成绩居然相当不错,出其不意地成为班上的NO.1.但是,我似乎根本不在乎,尽管老师家长都觉得我进步不小,值得表扬.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有得必有失",更不知道我该不该一笑置之.

期末考试随之而来,头昏脑胀地就这样过了3天.

"明天,宇要火化了."婕告诉我.

"哦,我会去的."我应道.

当天晚上,静留在我家过夜.我们坐在窗前,聊着宇.

"嘿,你说我明天会不会哭?"静问我.

"还用说?肯定是你哭的最厉害!"我说道.

"不见得."静不服气.

"对了,那天你们怎么会走到一起的?"

"那天,宇参加比赛,茜陪我去看.后来宇说累了,想游泳,下午还有比赛,我和茜就陪他去啊."静细细地讲述当天的经过.

"你们怎么会聚到一起的?你和宇....."我疑惑地看着静.

"杨,其实我一直没有对你说,在你和宇分手以后,我...."

"你就和他在一起?对不对?"我试着问静.

"你怎么知道?"静不解.

"猜的,其实我知道宇在和我分手不久又交了一个女朋友,但是不知道是你.他的意外让我明白了一切."

"对不起,我不该瞒你的."静说.

"算了,没关系,我不计较,而且,"我望着月亮,"你比我适合他,你比我有更多时间去爱他,去照顾他,去建造你们两个人的世界.而我,我的世界很大,不止是爱情,我知道,一直都知道."

静睡着了.算了,让她好好休息吧,她也累了.我走在桌前,写下这段文字:

我似乎一直没有相信,或者是不愿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总觉得一切都不真实,仿佛他只是躲起来了,想暂时逃开这个世界.但为什么我这么难过?这叫不叫自欺欺人?或许当他明天真的香销玉陨(不是很贴切),随风而逝,幻化成另一种物质存在于这个世间的时候,才能真正诠释什么叫 "失去"....

那天下雨了,不想说什么老天爷都知道,都为他难过.只是湿湿的气息让我觉得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本来我觉得雨天的空气很清新很干净,但莫名地,现在我却觉得有种凄凉和冷清.

站在水晶棺的面前,再次看到熟悉的脸.耳边再次响起<2月14号> 天是灰的,眼睛红了,你离我一公尺,却看不见我,你说恨我,我听见了,可是怎么了你,不再讲话了......我比谁都清楚,可恶的是我,你好好睡,请把我忘了.....眼泪,此刻悄悄地划落....在火化的那一刻,大家都拥到他面前,想看看最后一眼.但我却冲出人群,不想看,不想看因水而死的他却被火吞噬.听着众亲人朋友的大哭,还有那所谓的哀乐,我似笑非笑.嘲笑着自己,我伤害了宇,就被惩罚失去了他......这是不是所谓的因果报应??但为什么不报在我身上??呵!脸上的泪水早已失控......

现在想起来,一切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虽然已经过了一年了.当时的任何情节都清晰地展现在我眼前,宇的笑容,宇的细心,宇的纵容,宇的搞笑,还有那次意外,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我终于相信,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人家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静说她常梦到宇,但我从来都没有梦到过,我想,他或许不想见我吧,毕竟他说过,他恨我.我还没来得及得到他的原谅,就.....这是不是代表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呢?或许是的.我从来没有奢求他会原谅我,因为我知道,他不会,永远都不会.

一早醒来,脑子全被宇占满了,有股想哭的冲动。紧紧地圈住那只唯一不被埋葬的毛毛熊,渴望它能代替你的臂弯能填满我空寂的心,无法可挡的寂寞.当我用着亲吻你的方式亲吻着那跟我一同寂寞的小熊时,咸咸的泪一并流进我无声呐喊的唇,只想对你说一句--谢谢你当时只说了恨我......耳边,那歌声又在飘荡:

.......我不想睡 也不会哭了 我在吹着2月14号的风呢 你的吻呢 在烫伤了人以后 我一喝水就痛 谁也碰不得 .......有些爱情 也太毒了 我比谁都清楚 可恶的是我 你好好睡 请把我忘了 ...我把日历2月14号给撕了 我的明天 再也不需要规则 可是我会是你 回忆的记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