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有风,却不觉得冷。窗台上,放着一株风信子。明明是那样的娇弱,却在最细心的护理下,静静地开着花。房间的柜子上,放着可爱的小熊娃娃,床单是可爱的毛茸茸的企鹅,四周的墙壁刷成了淡淡的紫色。怎么看都是一个可爱小女生的闺房。

 

    “我回来了。”当温柔的男声从房门处响起的时候,却没有任何的回音,温柔的笑脸慢慢地转变成了失落,再然后是唇角的微微勾起:“傻瓜,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啊?明知道家里没人的。”随手将公文包丢在沙发上,然后来到窗台,右手轻轻地拨弄着那株风信子,眼中闪着默默的哀愁,平时里如太阳般灿烂的笑容已经消失了,只剩下那从心底发出的声音,却不带有任何的指责:“小信,你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呢?”

 

    六年前……

 

    “喂!小信,我们去游乐园玩好不好?”耀摆出他那招牌似的灿烂笑容,摇着小信的手臂。最近小信的心情好象都不是很好,一定要让他带自己去游乐园,这样她一定会开心的。

 

    “知道了知道了,”宠溺地摸了摸耀的头发,小信呆了呆,早已经离不开那温柔天真的笑容了,却还是嘴硬地回答:“想去就说嘛,干嘛,干什么笑得像个傻瓜?”其实自己也一直有所期望,希望像童话中的公主一样,找一个比自己大的王子,让他好好地照顾自己,让自己的心有所依靠。可是,自从迷上了耀那傻瓜似、却可爱万分的的笑容之后,自己便心甘情愿地当上了照顾王子的公主。在别人看来,耀是很依赖自己的,可是,谁又知道,自己对耀的依赖却更剩呢?如果可能的话,只希望,可以一直留在他的身边……如果……可能……

 

    “咦?原来我笑起来很像傻瓜吗?”耀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小信?小信!”

 

    “怎么了?”

 

    “你怎么在发呆呀?”

 

    “没什么呀!”温柔地对耀笑了笑,旁边的几个帅哥已经看到晕倒了。这样的笑,只会为耀而出现,世界上除了他,小信不会再对任何人笑,宁愿天下人误会她的冷漠,她只想把最好的东西留在耀的身边。“去游乐园吧?”

 

    “咦?现在?为什么?你不是要上班吗?”耀奇怪地望着小信,虽然自己是求之不得了,可是也不能不让小信去上班啊!

 

    “没关系。”小信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耀不太明白的神色,但天生大而化之的性格也不让耀去注意,去细想。“今天你可以尽情地玩!”第一次,主动拉住了耀的手,只希望,永远都不必放开。

 

    “恩!太好了!小信最好了!我好喜欢小信哦!”抓着小信的手,耀的脸因为高兴而微微发红。真是的,又不是小孩子,还这么喜欢去游乐园。小信不由得有一种强大的愿望想要紧紧地抱住他,但却只是紧了紧捏紧的拳头,不可以,她怕,怕自己的一时冲动,却会伤害了这一张最纯真的笑脸。

 

    那一天,是耀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一直拉着小信的手到处跑,把游乐园全部的东西都玩了一次,虽然“不小心”把摩天轮的的玻璃敲碎了,虽然把鬼屋里扮演“鬼”的那位大叔吓晕了,虽然可怜的小信被游乐园的人抓着要他赔钱,虽然钱包里的钱已经不多了……不过反正很高兴就是了,对于耀来说,不管在哪里(那还来游乐园?),只要是与小信在一起,永远是最快乐的。或许,小信也一样吧。

 

    从高空车上走下来,小信晕忽忽地被耀拉着做到了喷水池前的长椅上,大钟就在这个时候敲响了:“咚、咚、咚、咚、咚……”下午五点。

 

    “小信!那边有卖冰激凌的,我们去吃好不好?”

 

    “好啊。”小信沉默了一下,“我玩累了,你帮我买一杯过来好吗?”

 

    “恩,那你等我哦,我马上回来!”纯真地笑脸转了过去,却发现小信仍然拉着自己的手:“小信?”

 

    “恩……没什么,去吧。”最后一次的沉默,终于,他还是放开了那只握在手中的手,也或许,是永远地放开了……望着耀的背影远去,一直,到尽头……

 

    “咦?小信呢?”买了冰激凌回来的耀,却怎么也找不到小信的身影,只看到长椅上放着一大束风信子,下面压着一个粉红色的信封,上面写着:“耀 收”

 

    熟悉的字迹,自己最爱的颜色,拆开信封,一阵甜甜的香气飘来,那是自己亲手为小信挑选的香水的味道。就连信封上那个可爱的符号也是如此的熟悉——那是自己为两人设计的符号,小信常说它幼稚呢!

 

“耀:

    对不起,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我答应祖母回美国去接受爸爸的遗物——公司。不让它垮掉是我的责任,因为那是老爸一辈子的心血。可是我却没有勇气告诉你。七年之后我会回来的,在我处理了事情、理清了自己的心绪以后,如果那个时候我仍然爱你,我一定会回来的。七年的时间,会改变很多,你不用等我,只要好好地生活就好,两年以后,如果我发现自己仍然爱你,而你也仍然爱我的话,那么,我决不会再离开你。

                                                          爱你的:小信”

 

    不知不觉中,手中的冰激凌已经化掉了,可是,在那一滩水之中,似乎还有着另一种液体,咸咸的,涩涩的,然后,在喷水池前传来了一声大吼:“小信笨蛋!!”

 

    七年后……

 

    耀的手继续游动在风信子上,直到一通电话打乱了自己的思绪:

 

    “喂?”

 

    “耀!我是宗明啊!店里有事,你快回来一下!”

 

    “哦,好,我马上来!”总的来说,这些年耀还是过得不错,他和从小一起长大的宗明一起开了间花店,店里的生意每天都很好,虽然宗明也告诉过他,那些来买花的女孩子,与其说是真心来买花,倒不如说是为了一睹耀的笑容,有他这样一个帅哥在这里,要生意不好也实在不容易。宗明也劝过他,要他早些交个女朋友,毕竟与小信约定的日子已经快来了,可是小信却音训全无,虽然也常寄信回来,却没有只字片语,只有一些风信子的花瓣。连作为朋友的宗明都看不下去了,可耀居然还把那些风信子当宝贝,唯一改变的,只是那张永远傻笑的脸上透出了一丝寂寞,那是从没在耀的脸上出现过的表情……

 

    “耀,你总算来了,你还真受欢迎啊,去招呼客人吧。”忽略了宗明脸上古怪的笑容,大概又是那些见不到自己就不肯买花的女顾客吧。

 

    “你就是耀吧?”充满磁性的声音,这就是今次自己要招呼的顾客吗?转头一看,耀不由得呆住了,竟……竟……竟然是个老太婆!!自己什么时候连老太婆也迷上了?

 

    “恩……恩……”愣愣地回答了一声,便开始思索怎么逃掉。

 

    “别紧张,”老太太笑了笑,“我只是听说你是花店里最细心的一个,所以希望由你来为我选花。”

 

    “哦,对不起。”耀不由得舒了一口气,但总觉得怪怪的,因为从来没有说过自己细心啊,她到底是听谁说的??

 

    “那么,你可以开始为我选花了吗?”老太太平静地问。

 

    “恩,好的,那么太太请问你想要什么样的花呢?”耀问。

 

    “风信子……我想要最好的风信子,要1000朵,请问你可以为我挑选吗?”

 

    1000朵风信子……”耀呆了一下,然后迅速地露出了久违地傻笑,“恩,知道了,我一定为你挑选最好的。”自己的花店,什么都有,但一向都是宗明在打理,自己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又怎能顾上店子呢?可是,只要是与风信子相关的,他总会亲自去料理,从一开始的一种就死,到现在几乎可以种出最美的风信子,这家店里的风信子也是整条街上最好的。

 

    耀仔细地挑选着,从径,到叶,到根,到花,无一不那样的细心。老太太一直望着他,然后露出一丝笑容,似乎是在肯定什么。

 

    “恩,选好了,太太。”递过花,耀抱以一个可爱的笑容。

 

    “实在是太感谢了。”付了钱,老太太走到了花店的门口,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问:“年轻人,问你个问题。”

 

    “恩,你说。”耀望着老人。

 

    “你知道风信子的花语是什么吗?”

 

    “花语?”耀呆住了,论对风信子的了解,恐怕很难有人可以和自己相比,可是,自己却从来没去了解过风信子的花语。思索间,却没发现老太太已经含笑离开了。

 

  “耀?耀!”宗明摇着呆掉了的耀。

 

  “啊?”耀终于有反映了。

 

  “想什么呢?”宗明叹了口气,“还在想小信?人家现在可是世界知名公司的女老板,你是什么?一家小花店的老板,还是和我和资的!”

 

  耀没有说话。

 

  宗明随手拿起桌面上的杂志,封面上是小信的照片,那样的小信,好冷,没有笑容,即使只是看到照片,也会有一种让人敬畏的感觉,这样的人,真的会是耀这种白痴的女朋友吗?要不是知道他们的过去,打死自己也不相信。

 

  “又不是童话故事,她怎么可能为了一个约定而等你这么久呢?”宗明想帮这个傻瓜认清一下事实。

 

  “当然会了!小信说过的嘛,她从来不骗我的!何况她何必骗人?”本以为自己的话至少可以起点作用的宗明,看完那张白痴的表情就知道——那个家伙根本就没听懂自己在说什么嘛!

 

  “对了,宗明你知道风信子的花语是什么吗?”

 

  “不知道啊,我们卖花而已,谁管这么多啊?”

 

  “哦,帮我查查好吗?”耀最相信宗明了,他总觉得那个家伙似乎只要是自己想知道的东西都能帮自己找到,从没让自己失望过。小信的消息也全是问的宗明。听说小信现在在个什么公司——忘了名字了,反正好象很大很大的样子当老板呢!

 

  “恩,知道了。”突然,宗明似乎想起了什么,呆了一下,才说:“明天就是你和小信约定的七年之约了吧。”不是问句,是肯定句。对于耀的时间,很多时候宗明比他本人更清楚,毕竟和一个傻瓜相处不多长几个脑袋肯定是死得早的。

 

  “对呀,所以我才要在他回来之前弄清楚花语啊。”

 

  晕!不愧是傻瓜,自己是在提醒他那家伙有可能不回来了,否则应该不会等到期限了也不给个消息吧?他到底怎么在理解我的话啊?宗明无奈地叹口气,算了,早就习惯和白痴相处了。

 

  “期限……吗……”再次回到家的耀一进门便累得倒在了地上。为什么……会这么累呢……?今天的工作量和平时一样啊,为什么……会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呢……因为他吗……明天……他真的会来吗??真的不会失约么?

 

  没有发现,在胡思乱想之际,两行泪已经从眼角流了下来,咸咸的,却止不住……到底自己装傻瓜的样子还可以持续多久?还可以隐瞒多久?今天……明知道宗明是在拐弯抹角地提醒自己……却不愿去想,只是一个劲地装傻,说一些像傻瓜一样的话……

 

  明天……你会回来吧……是吗……

 

  天未亮就醒来,特意地穿上了自己最喜欢的衣服,打电话去店里向宗明请了一天的假,再将风信子放到了最显眼的地方,然后站在阳台,等待着。不敢去想象等待之后的另外一种结果,因为知道,最宠自己的她,最爱自己的她,一定不会骗我,一定不会的……

 

  朝阳的升起,朝阳的消失,阳光,水雾,然后……是夕阳,晚霞是如此的沉静、美丽,但在王子的眼中,一切却似乎没有了温度,没有了颜色。被捆于高塔之中的王子正在等待着公主的救赎吗?耀傻傻地一笑,真是的,小信,看来我们真该换一下身份。

 

  钟敲了11下,夜色已经深了,但仍然没有任何消息,耀缩成一团坐在墙角,风从打开的窗户毫不留情地吹了进来,好冷,可是耀却不肯关上窗户……似乎……关窗=放弃了=他就不会来了……

 

  钟再一次敲响了,这一次,是12下,然后,泪顺着脸流了下来,伴随着一声哀号。

 

  “哭什么呢?白痴?”

 

  温柔的声音,熟悉的语气,耀不敢睁眼,怕一睁眼,就会发现这是一场梦,直到温柔抱住了自己,直到感受到那熟悉的温暖,直到那熟悉的香水气味扑鼻而来,耀再也忍不住了:“小信!!”抱住眼前的人,确定着他的真实,眼泪却停不住:“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一边哭,也不去介意怀中的人到底怎么进到自己家门的(他不怕是贼么?),只是抱住他,不想再放开。

 

  “白痴,你知不知道你哭起来的样子很难看呢!”嘴上说着冷酷的话,但手却紧紧地抱住怀中的泪人儿,眼中只有无限的温柔、关怀、怜惜、与……笑容。

 

  站在门外的宗明不由得吓了一跳:“哇!这家伙真的会笑啊??还以为是耀在开玩笑呢!看来借他钥匙的这个决定是对的。”

 

  “喂,小信!”哭累了的耀趴在小信身上,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恩?”小信宠溺地望着他。

 

  “风信子的花语到底是什么啊?”

 

  “不知道。”

 

  “说嘛。”

 

  “说了不知道啦!”

 

  “你一定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

 

  宗明强忍住笑,离开了房间,没想到一贯冷漠的小信也会害羞,也会笑呢。要是耀知道了风信子的花语,不知道有什么表情。一时间,不由得同情起了爱上白痴的小信呢。“真是的,居然我还有机会看到童话呢。你一定,要给耀幸福啊,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小信。”

 

  风信子的花语:因你的爱而幸福……

 

美国……

 

  “太太,你真的让大小姐回去吗?”

 

  “呵呵,让她玩几天吧,这么漂亮的风信子,任谁也不希望伤害吧。”

 

  完全听不懂太太的话,女佣只好无奈地看着身边的1000支风信子,真是的,美国又不是买不到,竟然动用专机运国际直航,这老太太到底在想什么啊?

 

  “因你的爱而幸福……吗?”老太太自言自语着:“真有意思呢!”嘴角露出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