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今生,何必求来世(五)

淡淡的夕阳斜斜地照进白色的病房里,一抹残破的金黄色在宇的脸上投下了明亮的凄凉。踏进病房的那一瞬间,桑上似乎看见穿着白长衫的风微笑地回头,看轿帘掀开处萋萋的笑脸。桑上站在病房门口,不想移动自己的脚步。
   宇突然睁开眼睛,看到桑上,笑着说:“大夫,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桑上一笑:“你刚才睡的很好,不想吵醒你。”宇的脸上却有惊讶的神色,他皱
眉,然后说:“有一件事情我始终搞不清楚。算了,我这一生搞不清楚的事情太多
了。”
   宇问:“大夫,你听说过我的故事吗?”桑上答:“一点。”宇看着桑上问:“哪一
点呢?”眼睛里有揶揄的神色。桑上一本正经地说:“你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宇轻轻地叹口气:“不知道我这一生是不是一个错误。”“大夫,你相信有生生世
世的问题吗?”桑上一下呆了,宇,你相信生生世世的问题吗?但是她却是笑的:“相
信吧。”又有多少事情是可以相信,又有多少事情是不可以相信的呢?
  宇说:“假如我说我和我前世的爱人约定了今生相爱,你会不会吃惊?”桑上
只说:“你讲吧。”
   宇讲起那个前世的故事,那个桑上在心里温习了很多次的故事。
   宇说:“约定了今生还相亲相爱,可是,我寻找了一生,却没有找到她。”
  桑上问了一句:“你不是结了很多次的婚吗?”“那是因为她们都有象她的地方,但结婚以后我发现她们都不是她。”
  病房一片沉默。
  桑上说:“我想我该走了。”
   宇说:“谢谢你大夫。以后能不能常常过来。”
   桑上温和的一笑:“好好休息,不要乱七八糟地想很多。”
   走出医院的后,桑上去了兰的家里。兰的女儿嘟着嘴迎接桑上:“桑上,我等你
很长时间,你去哪里去了。”桑上摸了一下她的头:“桑上去陪一个叔叔聊天了。”“是
那个给你送花的叔叔吗?”女孩的两眼开始发光。桑上不禁笑了。
  后来桑上没有去看宇,一直没有,尽管宇一直捎信要她去,桑上却总是以走不开为理由拒绝了。
 在那段时间,桑上拼命地接待着一个一个病人,她开始忙的没有自己的一点点时
间。所有的人看她那么拼命,都劝她注意自己的身体。桑上仍是温和到笑,却不听任
何人的劝告。
  女孩来找桑上的时候,看到的最多的是桑上忙碌的身影。女孩不再不停地说话,
有时候趴在桑上的桌上写作业,有时候会一声不响地看桑上忙忙碌碌。只是
  有一次,在筋疲力尽的桑上和女孩一起回家的时候,女孩突然说:“桑上,我好心疼你这么拼命地折磨自己。” 可是,桑上心疼自己吗?可是,她不累,真的不累。
   一天,桑上刚处理完一个病危的病人,紧接着要处理下一位的时候,她听到一位护士说:“那个宇好象快不行了。”桑上木木地站定了,旁边她的助手叫:“桑上大
姐。”
  桑上发了疯一样朝宇的病房跑,那一刻,她是跑在江南草木疯长的季节。
  宇的病房有哭声,但是很小。放弃了治疗的宇静静地躺在病床,眼睛空洞地看洁白的屋顶。
  桑上扑到宇的床前,宇艰难地一笑:“大夫。”桑上点头。宇又说:“我觉得你好熟
悉。”桑上说:“在你大四的时候我曾经拼命地追过你,我是兰的那个傻忽忽的医学院
的朋友。”宇愣了一下,然后说:“对不起。”桑上摇头。宇问:“兰好吗?”“好。”“麻
烦你告诉她,很多的事情我是明白的。”
   宇的呼吸开始变得困难,他环视着周围很多张脸,对桑上说:“我唯一等待的只
是她,可是她究竟在什么地方?”桑上说:“也许是在来生啊。”宇摇头:“我已经没有
太多的精力等到来生了,也许我将是尘埃。”桑上扭过头,不想去看宇英俊的风的脸。
   宇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但是仍然大睁着眼睛。桑上看着他的脸,听到周围有人
说:“宇,你就安心地走吧。”宇没有回应,眼睛里面是深深的两世的寂寞,还有桑上
熟悉的风的固执。
  桑上突然握住宇的手:“宇,你听过这样的歌吗?”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桑上温婉的声
音在空气中飘荡,那是只有宇听懂的语言听懂的曲调。
  宇的眼睛突然变亮,他紧抓住桑上的手很清晰地叫了一句:“萋萋。”随后眼神涣
散,喉咙里挤出模糊的一句话。只有桑上知道,他说的是:“错过了一时,我错过了一世。”桑上的泪在眼睛里爆发,打在宇的手上。宇的眼睛慢慢闭上,脸上有淡淡的笑容。
  宇走了,桑上仍然忙忙碌碌地做着自己的好大夫,脸上仍然是大家都熟悉的谦和
的表情。
   三年后,兰病重。临走的时候对桑上讲了她自己的故事。
  她说:“桑上,你知道吗?你在奈何桥上等的时候,很多的女魂从你身边过,沾了你的灵气和你对风的爱。我固执地不喝孟婆汤却折磨了自己一生。桑上,如果在大学的时候知道你就是那个孤零零等待的女孩,说什么我也要帮你成全啊。”
  兰临走的时候眼睛明亮放肆。
  兰死后不久,桑上结婚,伴娘是兰的女儿。
  那个女孩眼睛不再明亮放肆,她尊敬地叫桑上:“桑上阿姨。”
  最幸福的是那个等了桑上很多年的男人,他拥有自己爱的。
  桑上很老的时候才退休,白发苍苍的她常常和老伴去那个熟悉的地方喝茶,喜欢在草木众多的地方散步。
  老了的桑上,眼睛如秋水般的明净,所有的人见了都说:“这个老太太,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一个绝色美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