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痕无声

 

一直以来对田棋的了解不外乎感觉他是一个很健康,很爱运动的男孩,还有的就是时而从同学们口中得知他对远在上海的“老婆”那种狂热的思念。他是隔壁班的体育委员,我几乎是全系女生中最晚将他本人和他的名字对上号的。那是一场新生杯球赛,他在我们系队中踢的是前锋的位置,他的纯真可爱就如小孩子一般,那烂漫如阳光般的笑靥,那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那总是吐在外面的舌头……种种的片段在我心中新成了一幅灿烂绚丽的画面。

跟他交往是从网络开始的。对于我来说,他好象是一座等待开采的矿山一般,充满着神秘的财富。我们聊了很久,他的语言很幽默,好几次我都对着电脑笑出声来。他是一个“三句话不离老婆”的人,我也很自然地跟他聊许多关于他老婆的事情。我还毫不忌讳地跟他说我对他的欣赏甚至是对他的崇拜,他看来很乐意接受的样子。就这样,我们聊了几次,最后他决定请我吃一顿饭。我心里很忐忑,我一向是很怕生的,网上的友情是虚幻的,即使在网上再能侃侃而谈的两个人,在现实生活中也可能面面相觑。考虑了许久,我还是答应了,我们在宿舍楼下见面。吃饭的时候我很紧张,可是他表现出了出奇的大方。他亲切又温暖的笑容永远给人一种邻家男孩的感觉。他还在做各种鬼脸,逗得人笑得前俯后仰。 从谈话中我得知,原来他前一天刚去上海看过他老婆,只因为他跟他老婆打电话的时候把她弄哭了,他便立即冲出校门,去火车站买票,凌晨两点坐上了去上海的火车,接着便突然出现在他老婆的面前……听了这样的故事,我好羡慕田棋的老婆,那应该是多么幸福的女生啊!

还有,他把她弄哭的原由,只不过是他对她说他感冒得很重,就快要死了……

我和田棋特别投机,也许是因为大家的性格都比较像小孩子的原因吧。我的年龄从小到大都是全班最小的,本身上学就早,再加上后来的跳级,现在我也只有十六岁。可他不同,他已经应该是个大男生了,可却总像个小男孩般可爱。我觉得和他在一起很快乐,很开心,很无拘无束,一点也不用在乎自己的形象,和他在一起,给我一种返朴归真的感觉,每次都觉得自己好自然、好自然。 一次,我和田棋单独在他们楼下聊天,我用邪邪的眼光看着他,张开双臂,我说:“抱抱。”他笑了,眼睛又成了一条缝,他也张开双臂,向我一步一步走过来。我马上躲开,说:“我才不要呢!”“切~~~~~~”他童稚的声音在我心里泛起一阵阵的涟漪。“我想认你做个什么。”我说。“做什么呢?”他问。“我不知道。”我故意逗他,“做老婆吧!”“好啊。”他的回答有点出人意料,“我无所谓,真的。” “那可不好啊,你岂不是脚踏两只船?哈哈。”我笑了。

后来,他送我回我们寝室楼,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对我说:“嫁给我吧……”

我点了点头。

“……等你到十八岁。”

田棋把他老婆的QQ号也告诉了我。她的名字叫做豆豆,听起来很可爱。豆豆说话的时候很亲切,很柔和,还带着关心和体贴。我发觉自己和她真的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都很幼稚很迷糊。我认豆豆做了姐。我对她说:“这样一来我岂不是要叫田棋姐夫了吗?”豆豆给了我一个笑脸的符号,对我说:“你这样叫他,他会嚣张的哦!” 我告诉田棋我认豆豆做姐的事情,他说:“这样很好啊,那你就是我的小老婆了哟。”我说:“好啊好啊,那我以后都叫你老公!”说完,我就觉得这样很不公平,于是又说:“不对不对,不叫你老公,既然你叫我小老婆,我就一定要叫你小老公,就这么定了!”

我发觉我爱上了跟田棋在一起的那种感觉,我和他已经如胶似漆了。不管别的同学怎样指指点点,我义无返顾地跟他在一起,我认定的是自己的快乐。我们经常一起上自习上到很晚,再到处逛逛。线性代数马上就要考试了,我自认为还可以过得去,但是他就不同了,我便帮他补习。可是见他坐在我旁边的样子,我就觉得心里一阵喜欢,想兜他玩玩。我故意把脸凑过去,说:“亲亲!”他一开始不肯,我也就当开玩笑,继续自习,后来过了一会,我又说:“亲亲嘛!”他便把嘴贴到我的脸上,感觉好软,好软的唇啊。我觉得好幸福,好自然! 后来的一天晚上,他把我送到寝室楼下的时候,我想亲他,想亲一个比较特别的地方,最后我选择了他的喉结。他把头抬得高高的,我就过去侧着头亲他……

然后我每时每刻都情不自禁地想跟田棋在一起,抓住任何一段时间。数学课他在A班我在B班,我却还是天天跑到他们班上课,只为了让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能够多一些;我买了一张100元的电话卡,每天晚上都给他打电话,结果才打了十几天电话卡就用完了……

一天晚上,我跟他打着电话,好想见见他,他说:“我的电话线可以拉到走廊的窗口,你呢?”我马上欣喜若狂,说:“我也行啊,我们一起拉过去吧!”于是,我站到了我们这边的窗口,远远地眺望着在那边窗口的他,我觉得这样真的好浪漫……

我们的举动渐渐升级了,有一天晚上下雨了,外面已经没有任何容纳我们的地方,后来我们去了食堂。食堂里面很暗,几乎一点光都没有。我们坐在椅子上,相互依偎着,我靠在他的肩上,觉得好舒服。我们轻声地私语着,害怕打破这种沉静的浪漫。那晚是“五一劳动节”的前一个晚上,第二天我们就要各自回家了,我好舍不得走,更放心不下的是,他又可以回去见豆豆,他们又能在一起开开心心的了。我,始终还只是个“小老婆”啊。

那一晚,我们脸靠着脸,相互摩挲着,他的手指一直在玩着我的手,我们都几乎是贴在他的耳朵边跟他说话。我们不断地亲吻着对方,但是没有接吻。天色越来越晚,他站了起来说要走了,我觉得好象生死分离一般,死死地抱住他,抱住他……

回到家温习了一遍《甜蜜蜜》,片中黎明和张曼玉饰演的人物——黎小军和李翘之间的感情可歌可泣。我突然发觉前半段的描写与我和田棋现在的状况如此相似,黎小军有远在他乡的女朋友小婷,却和在身旁的李翘关系不明不白。明明已经什么都发生过了,黎小军和李翘还骗自己骗对方说我们只是好朋友……

我不知道自己跟田棋算是什么,仅仅是好朋友吗?如果是的话,他为什么能跟我做一些那么亲密的举动?如果不是,他又为什么能在我面前滔滔不绝地倾诉他对豆豆的思念和爱恋?这样的状态到底算个什么?我真想明白,田棋究竟是怎么想的啊。

“五一”的整个过程我都快疯了,七天的长假对于我来说就像七年般漫长。我每天晚上都要给田棋打一个电话,可他总是说到一半就说:“要睡觉了,我好困哦,小老婆要乖~~~”可是我根本无法忍受对他的思念,每天都在煎熬。有一次我打电话给小老公说:“等到五一节过了,你一定要陪我出去玩一次,去南京市里,我们从来没有一起去过南京市玩!好吗?”他答应了,于是我盼星星盼月亮地盼那一天。

五一终于过完了,来的那天我叫田棋去车站接我,结果明明是应该3:30到的车,最后5:30才到,而且田棋2:30就已经在那里等了。他也不敢去别的地方,或者去坐坐,他只能站在出站口,整整站了三个小时。我下车之后还以为他肯定不会等下去了,没想到一出车站就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我好感动。

回了学校之后,我又天天缠着田棋要跟他一起玩。可是,他更加对豆豆念念不忘,每天都絮絮叨叨地说着想老婆,爱老婆什么的。对我的态度也冷淡了许多。虽然我每天晚上都把他叫出来一起玩,但是他给人的感觉很累,很疲惫。我根本无法管那么多,我实在太想他了,太需要他了,我简直一秒钟都离不开他,跟他在一起的那种快乐是任何别人都无法带给我的。于是我几乎每节课都去A班上了,他却老是逃课,我根本见不到他……我无奈地审视自己,我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每天都为了他而魂不守舍的?大家不过都是逢场作戏嘛,莫非我是动了真感情了?我处于一种极其矛盾的状态中,我不想再找他了,不想烦他了,可是每次当我百无聊赖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拿起电话拨出那一串再熟悉不过的号码,约他出去走走…… 我完了。

女生们也都发觉了我的反常,她们不断问我和田棋的关系究竟怎样,他对他老婆的好是全年级人尽皆知的事,她们只是想知道我在里面充当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角色。我一声不吭,和田棋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人,我只是不停地说,和他在一起好开心,太开心了。我无法抑制对他的思念,就连每天都见一面也觉得少,我经常在寝室里大叫:“哎呀,我小老公好可爱啊!~~~我好想他!!”娟说再这样下去我会爱上他的。婷则说:“不会的,她有她自己对爱情的定义,就算她觉得和田棋在一起再开心,她也不会承认自己是爱上了他,对吗?”我不知道。

爱的定义究竟是怎样的,我爱田棋吗?

一天我约他上晚自习,由于时间紧迫,我连饭也没有顾得上吃便去了自习教室,结果他整整晚了一个小时才来。我觉得我们已经完了,已经没有了当初的融洽,他对我已经腻烦了。我问他为什么来得这么晚,他就说是和别的同学一起出去打桌球,吃饭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事情会这么重要,我想问清楚他到底把我当作什么,但是我没有。我和他从来没有过什么很严肃的交谈,我不习惯那样的场景。我们在一起才上了一个小时的自习,他就说要走了,我问他为什么,他就说累了不想上了。我好生气,我到底算是个什么?

无奈之下,我只好跟他回去了。到了我们楼下的时候我还想挽留一下他,让他多陪陪我,他悄悄地靠在我的耳边说:“女孩子太难缠了会不可爱哦。”我说:“那你走吧,我以后不会缠着你了。”他好象发觉了我语气的不对劲,说:“怎么了?”我说:“没什么,你走吧。”他就说:“我真的走了哦。”我说:“走啊!”说完,我就一个人上了我们学校的亭子。

在那上面,我边看着那缺了一大块的月亮边痛哭。

一个人。

我恨我自己。

之后,我每天强忍着对他的思念,硬是不去找他。但是,每当我看到他的时候,和他在一起的一幕幕总会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做什么事的时候都会想到他,或者想到和他一起做这件事的场景。晚上躺在床上,他的笑脸,他的眼睛,还有他那总是吐在外面的舌头总会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是真的爱上他了吗?

以前我总觉得,豆豆和田棋的世界与我和田棋的世界是互不相干的,就像两条平行线一般永远不会相交。可是那天,豆豆来了我们学校看田棋,那样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残酷地摆在我的面前,而田棋可以在大家的面前搂着她,和她卿卿我我,说说笑笑……他的微笑、他的声音,还有他那调皮的语气,都是属于她的,她拥有着他的全部。 除了一次又一次无声地痛哭,我别无选择。

就这样,我决定——

我要问问他,他到底把我当个什么,如果什么都不是的话,我也要告诉他——

我爱他。

那天晚上有全系的学生一起上的课,下课了之后我不顾一切地拉着他的手跑到一片空地。他冲着我邪邪地笑,说:“终于还是离不开我吧。”

看着他的样子,我的那些话怎么也说不出来,只能问:“你老婆呢?”

“哦。”他回答道,“她在南京市的旅馆里,等一下我还要坐车出去见她。” “小老公~~~~”我喃喃道,“我真的好想你。”

“知道啦。”他又笑了,舌头吐在外面,眼睛成了一条缝,“小老公也很想小老婆的啊~~~”

“我……”我真想问清楚,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全部被咽了回去,“小老公明天有球赛是吧?”

“是啊。我们系对二系的,他们很强的。”

“那,加油啦!”

“好啊……”

我痴痴地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好象他一走,就是生离死别,以后再也不能跟他这样说话了一样,我努力的,一遍又一遍的,把他的样子刻在我的脑海中。

“小老婆,怎么了?”他关切地问。

“没有啊。”我回过神来,眼泪却不止地流。

“哭什么啊?”他用手帮我擦掉眼泪。

“没什么。”我握住他帮我擦眼泪的手,说:“我真的好想你。”

“我知道,我知道。”他抱住我,说:“好了好了,小老公以后一定多多陪着小老婆。”

“恩。”我把头埋进他的身体里,紧紧地抱着他。

一切的问题已不重要,一瞬间的情景都会烙在我的心中,一辈子。

第二天,天气很好,我们所有的女生都去看球赛了。我们系是全校的强队,也是夺冠的热门。男生们都说和二系踢的这场会是提前的冠军之战,因为他们是唯一能够威胁到我们球队的一支队伍。

远远的,我就看到田棋正在搂着豆豆,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开始比赛了,对于我来说,一切的镜头我都忽略了,

除了那一幕——

田棋射门时,

被两个后卫绊倒,

他一失足,

身体向门柱飞过去,

头,

重重地撞在了门柱上。

一地的血。

红色的,染满了一片草地。

我心如刀割,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眼前犹如有千万束耀眼的光芒。等我回过神来,他们都已经跑过去了,田棋的周围已经围着里三圈,外三圈的人。我只能站在最外圈,伸着头看看田棋到底怎样了。

豆豆跪在他的旁边,关切地看着他,脸上焦急的表情让所有人为知动容,她不停地喊着她对田棋的昵称,可是田棋好象已经失去了全部的知觉。我也想站到最里面的那一圈,俯下身去看看他,却发觉——

我没有这个资格。

后来,救护车来了,把田棋抬了进去,送到医院。豆豆一直都陪在他的身边。

后来,那场球赛赢了。

再后来,就是我拿着水果去探望病床上的田棋的那一天,我敲了敲门,看见豆豆坐在田棋的旁边,给他削苹果吃。

“田棋已经差不多恢复了”她对我说,“头上的这些绷带过几天就能拆掉了。”

接着,她转过身对田棋微笑,说:“你们聊聊吧,我要去叫护士来给你打针了。”

说完,她出了门。

我坐了下来,勉强地睁着几乎哭瞎的双眼,静静地看着田棋。

虽然他的眼神很陌生,但是脸上还是有着一如既往的亲切与友善。

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不断抽搐着。

我说不出话来,我怕自己一说话,就会哭出声。

“你好啊。”他冲我微笑,“听他们说,刚刚出去的那个是我女朋友呢,我居然有这么温柔秀丽的女朋友,真是幸福啊!”

是的,田棋,他失忆了。

跟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

没有人知道我们两个人的事,我们的感情。

我们的相识、相知,我们的缠绵悱恻,我们绝美的沉沦,没有人知道。

我甚至还没有单独跟他去过南京市,这是他亲口承诺过我的啊。

但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这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记忆,最终只能永远地尘封在我的心中,永远。

“你没事吧,怎么好象有些魂不守舍呢?”他又笑着吐了吐舌头,“对了,我还没问呢,我是你什么人啊?同学吗?”

他是我的什么人?这个问题正是我要问他的啊,我从来没有机会问他究竟把我当作什么,以后也再也不会有机会,更可怕的是,我甚至连跟他说我爱你的机会都没有了。现在,他问一个这样的问题,我能够怎样回答他?难道说,他是我的小老公?

我只觉得眼睛有点湿润,只能从嘴里勉强挤出两个字——

“姐夫。”

我背过身去,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