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伤

如果说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种幸福

如果说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心伤

如果说在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荒诞

那是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只能是一声叹息!

———题记                

空虚的一天又开始了,我不得不承认这是我最无聊,最无奈,也是我最害怕面对的。其实我真正害怕面对的不是无事可做的无聊与空虚,而是在空虚与无聊的时候又会在不禁意间想到她!

对于刚进入高一的学生来说,对一切本应该充满好奇,新鲜。但是我与一些同学却不以为然,因为我的新学校与我的母校是同一所学校(换句话说,就是我从初中部的教学楼搬到对面的高中部罢了)。

刚开学的前两周我很少与人交往,尤其是女生,因此更别说对谁有好感了!直到一次电脑课上,一个女生尖锐的叫声从吵闹的课堂中“异军突起”。这却让我不禁回头寻找声源——是她。(可是,谁有会想到她的一切从那时起就像电脑病毒一样潜伏在我内心的最深处了呢?)……                                           

在以后相当长一段的时间中,我结识了许多朋友(当然也包括她).或许是因为我外表的开朗,我与她的关系始终是传统的同学,朋友,但是却相处得还算和谐.                                        

那时的我其实早就对她有种特殊的感觉,可能是自己曾经拥有过,自豪过,也曾失落过,伤心过的缘故,我一直把这种感觉埋藏在心中.

记得有这样一句话:“如果不是夏天里的一个偶然,如果不是你邀我到夏天的深处去,我就不会摘下一颗怦跳的心走进你.”

这句话对我而言则是“如果不是5月里的一个偶然,如果不是她邀我到沙滩的深处去,我就不会摘下一颗怦跳的心走进她.”

“5.1”的长假是我们所期待的,好友老早就约了我.那天,她在班级门口问我:“hi明天的烧烤你去吗?”面对她的邀请,我爽快的回答:“去,你呢?”“我也有去.”她微笑的说.

第二天,我们10个人快乐的到金沙滩烧烤.在路上我总有意无意的替她拿东西,想替她减轻负担.烧烤的准备工作我们都做得very good!我笑着对好友枫坦言:“今天的活动是我最刻骨铭心的.”(不想,这成了一句戏言竟成了咒语,那次的活动真的成了我最难忘的——至少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还是)

无意中听到好友雾风的手受伤了,于是我下意识的向小卖铺走去。刚巧遇见了她,我上前一问才知道她与我的目的相同——都是来买创可贴的。

情伤我付了钱,与她一起往回走。

寒浩,其实你是一个有绅士风度的人。”她先说话了

“是吗?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我开玩笑的说。

“真的,其实我也很想与你交往。”她小声的说。

那一刻,我猛的一颤,还想与她说些什么,但是我们已经回到了营地。此刻,我以为之动心了……

如果说我以前真的有绅士风度,那只是无意中的流入,但是那天烤好食物先分给她(当然为了不做得那么刻意我也分给其他的人)的绅士风度却是刻意的表现。

“去水中玩!”在大家吃饱后也不知是谁提出了这个建议,于是我们蜂拥而上,冲到水里嬉戏。

也许是因为大家平时在城市中的生活太压抑,太久没与郊外亲密接触的缘故。我们在水中尽情地相互泼水,打水战。然而,狂欢的时刻她却静静地坐在沙滩上,双眼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不由自主地走到她的身边,帮她稍微整理了她那被风吹乱的头发,并坐在她的身旁。

当时,她说的话我现在已经不记了,我只记得她说:

“你真的不说,再不说就不会有机会了,而且是永远。”

我仍旧无语……

之后的活动是怎么过的我就不知道了……

下午2点我与乔一起先走。我没有回家,在江滨逗留了一段时间,也想了许多事情。(突然在一瞬间我发现她对我很重要,让我渴望,让我思念。)我一想到她说下午她会乘车回老家,不知为什么我会跑向车站,想快点赶到那儿把我心中的话都告诉她。(现在回想起来或许那是人的一种潜能吧,当然,在堵车的时候我竟然从车窗跳出去,不知累,只知道速度的狂奔的行为现在想想偶尔也会觉得好笑——更有点傻)

可是,生活毕竟是现实的,所以尽管我在车站等里两个小时也没有电视剧中的奇迹——与她在车站相见,更别说把我的心里话告诉她了。(不过事后我才知道她在西站上车,而我却在南站等她。这也许就注定了我和她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之后的56天中我总是想着她,而且原本希望假日能长些的想法也变成希望假日能早些结束,能早点有她的消息的等待。因为在这几天中我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七天七世纪”。

“嘟嘟,喂。”天哪,她终于回来了,我这几天的孤寂在此刻一扫而空,兴奋得说:

“喂,你好,我找菲。”

“你是寒浩?”

“是啊,”我在此时也认出了她的声音“你今晚有出来玩吗 ?”

“我好累了,明天还要上学,我就不去了——在家里休息。”

“哦,那……那明天见。”我不知为什么不敢开口说出我最想说的话,就草草收兵了。

“拜拜。”

五月份的学习从8号开始了,而这对我来说则是一段迷茫,悲痛的历程拉开了序幕。

那天,就有我的好友影把我的事情告诉了她。晚上放学后,我们几个约好都不急着回家,先去玩一会儿。(想来或许是想为我创造机会吧)

她,静静的坐在江边,我走到她的身边与她聊了起来。好友们会意的笑了笑,说是去买饮料都走了。“只剩下我和她了”我心中不断的想“我,我还是说吧。”我鼓起勇气对她说:

“菲,我喜欢你。”

……

虽然从我说话到她说话的间隔时间只有几秒钟,但这对我却是一个漫长的等待。

“听说你那天为我跳车,我很感动,也动了心。但是我从没试过身边的好友……我觉得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是啊。我告诉你我喜欢你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感觉,但我并不是要我们一定要在一起。”我对她撒了谎(这是我从认识她以来第一次对她说谎)。

当我正感到有些尴尬时,雾风等人买了饮料回来了……

一个星期的学习又结束了,与平时不同的是那天下着小雨,我原本想回家。可是听说她有去老地方,我放弃了回家的念头,和她及青,瑾一起走了。

与她的交谈我总是从小学的事说起,也许这是我的致命的错误吧——她在小学就有不开心的事(她喜欢一个小学与我同班,初中与她同班的男生,但是他却不喜欢她)。

不知何时,雨开始变大了。我们只好在大树下躲雨,继续聊天。在聊天中,我知道她曾为那个男生哭过好几回,(说实话,我很羡慕他,理由也很简单:有一个女生为他流泪)……

不知又过了多久雨小了一点,我们开始回家了。我送她回家,一路上偶尔有闲聊一些话,但是更多的则是沉默。我送她到了路口,本想再送一段。

“寒浩,我家快到了,你就送到这吧!”

“那,那好吧,路上小心点。拜拜!”

“拜拜!”她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

我目送着她远去,直到她从我的视野中消失,我才开始回家。(我现在想起来还觉得那似乎是电影的情节,但它在那天却在我身上发生了!真有点不可思议)。

回来的途中,我被雨水淋湿了全身,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我面无表情的骑着单车回家)

 

在这种不温不火的交往了几天后,她不可能与我在一起以成了一个定局,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我的心态开始逐渐平和了,对她开始死心,不在有太多的想法了。以后我还是我……

但这样的生活在我对她开始逐渐死心后只存在7天零19个小时零45分(187个小时零45分钟)。

那天是5月23日(一个我有生以来记的最牢的时刻),晚上我闲着无聊,随手拿了本《读者》,品味新的东西。突然,电话响了。

“喂?”我习惯性的问到。

“喂,您好,我找寒浩。”电话的一边传出一个女生的声音。

“我就是。”

“寒浩,我是菲。”在她说这句话的同时我也认出了她的声音“寒浩,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可以啊!”我爽快的回答到。

“可不可以给我一个反悔的机会?”

“可以。”

“为什么?”

“因为,因为有许多事我以前想过了,Because my farther is near here.我们明天再说,好吗?”

“好吧,拜拜!”

“拜拜!”

放下电话,我心中的兴奋根本就无法用言语来表达。那时,甚至天真的认为可能是我的真诚感动了她,也可能是她的想法改变了。霎时间,我跑出家门,直奔电话亭,打电话给她……

那夜是我第一次的失眠,我满脑都是她。好不容易终于等到天亮。“今天,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一天。”在心中我默念的总是这句话。

兴奋的时刻对我来说似乎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一夜的兴奋,飘飘然想不到竟能被一张不起眼的纸条所改变。(那是我第一次发现有时不起眼的事物都可能改变一个人,一件事,甚至是一段历史,一个世界)。

事情是这样的:上课时,我写纸条问她“我告诉你,我现在还喜欢你,你信不信?”我亲眼看着她,她连想都不想,提笔就在纸条上写了起来。回条我很快就受到了,但如果把它比喻成AK47发射出的穿甲弹也不为过,因为那纸条的内容(内容是:我现在还不想考虑,如果你后悔的话还来得及)击碎了我的一切……

那一天,我“迷路了”,在我熟悉“路”口处我不知道哪条“路”是我正在寻找的路,也不知道我要怎样才能回到出发点,走一条新的“路”……

 大家都知道“理发师不能自已理发”,面对旁人的困惑我总能理解,但自己呢?“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是我无法改变的事实。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我喜欢上了赵传的《勇敢一点》,喜欢里面那句“我一定会勇敢一点,即使你不在我身边,你的决定和抱歉,改变不了我的明天!”从此以后也算是明白为什么歌总是情歌,反正不幸的人有不尽相同的不幸。

在那件事情发生后的几天中,我开始逃避人群,逃避我的同学,不愿意在班级多逗留,哪怕只是一秒钟。

可是,我们毕竟是同班同学,总是有见面的时刻,每次见到她我就会不自然有种特殊的感觉。考虑了很久,我买了一份礼物给她,希望它能让我清醒地认识到我和她究竟是什么关系。

礼物送出后,我曾在那天中午和下午放学这两个时间问她是否看过礼物。(那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那么在意我送人的礼物,在意对方对礼物的感觉)可惜的是她两次都是说相同的话“对不起,我还没看!”我对此无语……

62号,晚上7点多,我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拨通了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喂,你好,我找菲。”

“哦,我就是。你是寒浩?”

“是的。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可以,你说吧!”

“如果,你的生命中不曾出现过松和洋,你会不会选择我?”

“对不起,我不知道。”

“不会吧!”

“为什么?”

“因为你对我太好了,我总觉得我欠你很多。”

“哦,”我不知该说什么了。“礼物你看了吗?”

“看了。”

“喜欢吗?”

“还可以,因为我不是特别喜欢史努比,所以……

那天中午你打电话来,说‘如果不希望这是一份礼物的话,就把它当作是对从前那颗玻璃珠的赔偿。’如果当时我母亲不在我身边,我就差点对你喊‘那颗玻璃珠就只值几十元钱?’”

“对不起。”我极其艰难的说出了这三个字,(因为那句话彻底刺伤了我的心——难道我送的就只是一份几十元钱的史卢比吗?)

“哦,我的朋友来了。拜拜!”我从容的挂断了电话。因为我无法继续和她说下去了。

此时,我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在这件事情上自己败得有多惨。简直就是一塌糊涂!心中真的很痛,还有一种悲哀:我知道她的内心深处还有松的影子,知道她的性格可能不适合我,而我还不知所谓的去追她。

沉默,沉默……

我曾给她打过10个电话,而她只打给我1个电话;我曾4次问她是否有空,她却总是说没空,(我知道有一次,她对我说没空,结果却与另一个男生去逛街)。她没有时间,可是我就有很多时间吗?不!我的很多时间是硬挤出来的!

……

后记:写完这篇文章,心中总有种隐隐的疼痛,毕竟这不是小说,更不是那些应付老师,瞎编乱造的作文,这是我的人生中的一段真挚的情感。它给我留下太多太多的东西:

“我放弃的不是稻草,而是一块奶酪。可是,稻草虽然是很平凡,它却是我的;奶酪虽然可口,它却不属于我。与其为那块不属于我的奶酪难过,还不如好好珍惜那属于我的稻草,为快乐而快乐,不再为了“G”和其他事而不开心。因为那稻草才是我奶酪。